科學有趣的地方在於它的發展是建立於之前發現的基礎上。
今天你可以很容易學到一些新技能,然後很快又有一些更好的技術或產品出現。
但是很大機會你會發現第二個技術只不過是從第一個演變修改出來的。
就好像愛因斯坦的發現並沒有打爆牛頓;
相對論其實是更新了牛頓的力學,
用更貼切的理論/方程式去解釋一件事物接近光速或重力遞增的關係。

一直基於新學問去修改從前的理論,就是我們今天文明社會知識的累積效果。
投資亦然。很多人辯論究竟投資一門科學還是藝術,其實我認為兩者皆是。
投資要練習,但不像工作技能或是運動技能般要一直鍛鍊,
像我兩個月不做運動便會馬上變肥,一星期不游泳便會喪失對水的「觸感」。

可是投資學問跟工作效率不同,你學到的這門學問只會越來越好,越積越多。

很多經典投資人巴菲特,和他的副手 - 查理·蒙格都是白髮蒼蒼的老人。
他們不只有五六十年的時間去滾自己的財富雪球,同一個時間他們也在積累自己的財務知識。
蒙格甚至評論巴菲特的偶像,價值投資之父班傑明·葛拉漢在今天的股票市場只會是個中庸的投資者:

「我得說班傑明·葛拉漢作為一個投資者仍然有很多東西要學。
他對所有公司的估值都被之前的經濟大簫條影響甚深。
他差點被這個事件毀掉,以至他總有點害怕市場可以發生的事。
這個恐懼影響了他一輩子,乃至他所有的投資方法總是停留在他自己的安全港口。」

這對於投資的新手其實是非常值得鼓舞的一件事。
因為只要你願意持著開放的心態學習,保持著對知識的渴求並鞭策自己,
五十歲的你,會比四十歲的你更會投資,而四十歲的你亦會比三十歲和二十歲的你更會投資。

為甚麼這是值得鼓舞的事呢?
因為按照人工作退休的時間表,人在越接近退休時候越要懂得投資。
你在六十歲時做的投資決定比在二十五歲時做的重要太多了。
當你在二十五歲時亂買東西,掉了兩萬美金,沒有關係,加個班,吃少一點,再加上複利算很快就會回來了。
但是你在六十歲的情況不一樣。
你退休以後兩萬美金掉了就是掉了,跟二十歲時比,你很難再到麥當當打工賺回來。
炒賣股票更不好,因為你的安全邊際太小而風險太大。
反正炒股不符合我的投資理念,所以就不多說了。

我們投資的決定應該要做的越來越好,而且可能會應著個人情況越來越重要。

像上面說的我覺得投資介於藝術與科學中間,
我追求的是可以達到獨孤九劍一般的"反應” (Reaction)。
這門武學無懼與任何的情況,
講究的是靠著反應可以破劍,破刀,破掌。
放在投資裡的意思是不論市場掉給我甚麼球,
我都能基於經驗和知識去應對,甚至是像巴菲特一般根本不給予反應。
如果你能夠看到任何一個市況都可以說
「阿,我以前見過這個例子,知道怎樣做。」這樣不是很開心嗎?

從我自己的經驗發展而現在喜好的投資,
DGI(Dividend Growth Investing)股息成長法
其實就是尋找持續配息每股收益連續增加好公司去投資
它也可以是配息股成長股的混合版本,
所以有時我不會限制自己一定要買配息的股票(好像巴菲特波克夏股票)。
但是重點其實很容易明白,你只要用存錢的心態,
用好的價錢去配置一系列的優質藍籌配息股(如可口可樂這種國際知名大公司),
一直增加的配息繼續增持股票(免費的被動收入!),
然後這個雪球自然會慢慢滾下去,然後越滾越快,會越滾越大。

再好的籃球員就算是Jordan 三五年後都會變老,他打球的能力只會越來越差,
但你跟我卻可以在二十年後,變成一個更好的投資人。

下一篇我會給大家一些成長美股的例子。

假如你想要加快你的學習速度和學習更多,歡迎參加我們的分享會,我們有很多非常棒的內容跟你分享!